经济动态

首页 > 经济动态

【IT新动态】开撕吧! 乐天的“继承者”们

新闻发布 [2015-07-31 17:14] 翻译: wangyang@asiatoday.co.kr
放大 缩小 打印 weibo

韩国今日亚洲=


    乐天控股前副会长辛东珠(音)的“挑衅”正式引发了乐天“继承者”之争。攻防双方主张的日本乐天控股株式会社(Lotte Holdings)股份结构各不相同,而随着辛东彬(音)会长和辛东珠副会长双双被卸任,双方对控股权的争夺加剧。日本乐天控股株式会社的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在即,双方都在反驳对方观点,占领有利位置,全力应战。日本乐天控股的股份结构和辛格浩(音)总会长的意愿产生分歧,对继承人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备受外界关注。



△ “过半数”还是“三分之二”

 

    辛东彬会持有乐天控股过半数的股份,因此认为即便召开乐天股东大会,也不会对自己产生不利影响。日本乐天控股属于非上市法人,在法律上没有公开持股情况的义务,因此无法确知乐天控股的股份结构,但辛会长持有20%的股份,此外员工股份占12%,最大股东“光润社”持有27.65%的股份,因此外界认为辛会长总共持有乐天过半数的股份。


    然而7月30日辛东珠前副会长接受《日本经济新闻》专访时披露了不同的持股情况。据辛前副会长透露,父亲(辛格浩总会长)名下的资产管理会社(光润社)持有乐天控股33%的股份,而自己持有的股份虽不超过2%,但如果加上32%的员工股份,持股份额就超过了三分之二,因此拥有比辛东彬会长更大的表决权。


    目前数据显示,光润社的持股份额并不确定,还有传闻称兄弟二人持有的日本乐天控股的股份相差不大。


    对此乐天集团方面表示,7月15日日本乐天控股理事会推选辛东彬会长为代表理事;27日辛东珠前副会长口头宣布通告解除辛会长职务,而28日辛会长马上宣布前日的通告无效,这说明控股权已在自己掌握之中。乐天方面虽没有对持股情况做更详细说明,但已隐约透露出胜券在握的信心。


△ “故意为之”还是“谨遵父命”

    辛东珠前副会长表示,7月27日的事件并非自己的“挑衅”,而是遵照父亲辛格浩总会长意思的行为。他说自从创业以来,乐天的人事安排无一不是辛总会长的决定。他特别强调此次的举措也是父亲的指示,按惯例乐天的人事安排都是由父亲口头做出的。


    辛东珠方面表示,辛格浩总会长早有解除辛东彬会长职务的意愿。而一种比较有说服力的分析认为,辛东珠在父亲前往韩国后也于7月29日入境韩国, 此举也是为了再次向父亲确认。


    而辛东彬会长方面则表达了不同看法。7月27日辛东彬会长被解除职务后,韩国乐天方面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而是向外界宣布,是辛东珠前副会长和一些亲戚挟持年迈而行动不便的辛总会长前往会场,向辛会长“逼宫”,诱使其口头宣布解除辛东彬的职务。


    乐天集团方面表示,口头解除职务的决定并没有通过正当的程序,是独断的决定,因此日本乐天控股理事会认为该决定无效。


△ “业绩不振”还是“另有隐情”


    辛东彬会长和辛东珠前副会长双双被解除职务,二人对此有不同看法。对于辛东彬会长被解除乐天控股代表理事的原因,辛东珠前副会长认为是辛东彬隐瞒乐天在中国和韩国的业绩,没有向父亲报告真实情况,因此遭到了父亲的惩罚。然而有传闻称,辛格浩总会长此前对辛东彬即将出任韩国和日本乐天经营总裁一事的报道并不知情。


    辛东珠声称,自己在去年年底被解除日本乐天全部职务,这也是辛东彬向父亲谎报业绩,使自己被逐出了乐天的高层。


    而乐天集团对此进行了反驳,他们表示,辛东珠前副会长被解除职务乃是因为日本乐天的业绩不振,公司出于经营方面的考虑才做此决定。而乐天集团在中国的业绩从一开始就是由辛格浩总会长亲自过问的,每次子公司的业绩报告都是直接交给辛总会长,因此绝不可能出现遗漏或谎报业绩的事情。


    乐天集团强调,去年海外销售额达到11兆韩元,其中有30%出自中国市场,这样的成就足以驳倒辛东珠提出的“谎报业绩”一说。


    由于双方产生的分歧过大,决定乐天集团命运的局势也变得复杂,导致日本乐天控股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日期一再推后。


    乐天集团方面透露,此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是为了新设目前日本乐天控股没有明文规定的名誉会长一职,但乐天方面没有透露辛东珠前副会长所言的董事会换届选举一事是否属实。


    目前辛东彬会长在日本忙于为自己拉选票,而辛东珠前副会长也在寻求父亲和亲戚的支持。业内人士认为,兄弟二人的“真实与谎言”,将决定乐天“继承者”之争的最终结局。


文章 Ji-hye, Kim/插图 金琪道/翻译 王洋


【关于韩国今日亚洲,关于作者Ji-hye, K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