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动态

首页 > 经济动态

【IT新动态】独角兽将覆灭?硅谷不存在"末日论"

新闻发布 [2016-02-01 11:00] 翻译: silviatianyuli@asiatoday.co.kr
放大 缩小 打印 weibo

韩国今日亚洲-高秦娥记者= 

      可以把美国硅谷看做是,在股市行情最惨淡的情况下,放弃市场价值的独角兽(即企业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并还没上市的公司)的集合体。硅谷的今天无比灰暗。不过,现在就下定论会不会太早呢?


      FireChat是一款移动APP,无需联网也可发送短消息。19日,韩国今日亚洲报社,对FireChat的首席市场官Christopher Daligault进行了专访。专访中,他表示,以硅谷的现状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伟大的事情来。他还说“不要单纯地纠结在市场估值上。从21世纪初期以后网络公司迅速地崛起,预计到美国股市走入正轨,大概需要再经历15年的时间。”而且,他强调了初创企业需要面临“不断坚持”的挑战。


      去年,正是独角兽们因为股票和泡沫经济,而混乱的一年。某外媒贬低这些企业不是真正的独角兽,仅仅是塑料玩具而已。


图为,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负责人,约翰·克拉富西克12日(当地时间)在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ANWC”上发表演讲。/图片来源=AFP,韩联网)


      市场调查机构 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世界上有150个独角兽公司,它们的市场总估值约5250亿美元。而2009年仅仅有4个独角兽公司,可见增长的速度十分惊人。 


      不过,很多观点都认为,现在独角兽们的发展已经接近尾声。Zenefits,Dropbox等公司的估值暴降,其他的初创企业也难逃下滑的趋势。19日(当地时间),推特的股价下跌了6.97%,Facebook前一天下滑3.46%之后,又涨了0.31%。苹果的股价也下跌了0.48%,目前正积极想因应对的办法。


      从去年夏天开始,中国股市惨淡,投资者都进入了恐慌状态,心理上已经向美国转移。在这种情况下,连对中国市场很有自信的苹果公司,最近都宣布Iphone 6s的生产量减少30%。


      Daligault说,虽然Snapchat和Dropbox等公司的估值正在下跌,但只是给人们带来了负面情绪而已,现在已经有反弹的趋势。虽然美国利率上涨,短期内会对创业公司造成影响,但也是近10年来该数值首次靠近0.25%。


      实际上,尽管股价和市场估值等进入下滑期,但硅谷从政治到文化,所有项目都集合在一起所爆发的影响力是不容忽视的。 

图为,2008年之后,硅谷与其他产业领域提供的竞选资金金额做比较。/图片来源=CRP

      据负责监管竞选资金的,美国尽责政治中心(CRP)的数据显示, 2008年以后硅谷的企业,为美国联邦选举支援的资金,超过1亿7200万美元。比以往8年金额高数40%,尤其是在总统选举的时候,增加的幅度特别大。


      2008年~2012年期间,硅谷向美国大选提供了1亿9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比2000年和2004年增长了61%。在过去的20年里,硅谷提供的竞选资金高出其他领域约6000万美金,完全处于优势地位。


      正因为如此,大选的候选人们,都会突然出现在硅谷企业的业绩大会上,希望能够获得企业们的资金支持。在硅谷获得最多竞选资金的是,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她获得了谷歌10万5000美元,Facebook高于6万美元的资金支持。虽然苹果公司提供的竞选资金比较少,金额也达到了4万6000美金。除此之外,她还获得了硅谷其他一部分企业的资金支持。


      这样看来,硅谷的影响力将会越来越壮大。如果他们建立起统一战线的话,在移民政策、企业规定、禁止网络盗版等一些热门话题上,是可以取得胜利的。


      2013年,当时以Facebook为首苹果和谷歌等公司,在前国家安全局要员爱德华·斯诺登暴露以后,被政府强制受安全局的监视。之后,FCC提出并制定了“网络中立”的法案,并正式通过了此法案。该法案禁止网络内容提供者,使用其他频率进行内容的传送。


      Daligault说,以2014年为例,以AT&T为首的美国移动通讯业,以反对网络中立性为由,分别向共和党提供了超过1000万美金的竞选资金的支持。


      Crowdpac,主要负责分析赠款信息,其政治领域的负责人梅森·哈里森理事,评价政界人物去硅谷筹集竞选资金的现象说:“无论是从规模,还是从支援金额来看,硅谷在政治上的影响力都会越来越大。”

 

图为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图片来源/ AFP,韩联社



      像慢慢变大的影响力一样,硅谷的优秀人才也在逐渐增多。无论是从华尔街有过数年工作经验的高管,还是MBA专业的优秀人才,都聚集在硅谷,加快了其发展的步伐。 


      从2012年,雅虎的CEO玛丽莎·梅耶尔,以及首席执行官大卫·肯尼就任之后,硅谷的人才流动变得更加活跃。为了把人才招致自己麾下,初创公司采用了“Acquihire”(并购+雇佣)的战略,形成了硅谷人力的大趋势。

 
      这种做法,对技术企业的发展有重大影响。并购的规模也增加了数十亿美元。 谷歌以1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摩托罗拉,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WhatsApp,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就如同技术企业并购其他企业,进军全新的领域来提升自己的核心成长动力一样,华尔街在人才招聘上投资也是如此。这样的评价,刚好符合现在的氛围。


      相对来讲,MBA专业的毕业生通常都抱着这样的心理,即使拿较少的年薪,也想去文化好、福利待遇好的公司。举个例子吧,斯坦福MBA的毕业生们,在中等规模的技术公司的平均年薪(奖金+各种津贴)大约是16万美金,而在华尔街的年薪可以达到28万5000美金。不过,比起华尔街在中等公司更能发挥自己的价值。


      麻省理工去年的毕业生中,只有10%的人从事金融行业,就是足以证明上述观点。而且和2006年的31%相比,下降幅度很大。斯坦福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2011年虽然已经有约13%的毕业生,从事了技术产业领域的工作。2013年,这数值却猛增到32%。

图为,2009年~2012年期间,硅谷内主要企业中技术性职员人数的上升趋势。/图片来源=Bloomberg,FTresearch

      预计,人工智能(AI)在硅谷已成为主流。

      Facebook开发了人脸识别和个人秘书项目。谷歌正在投资,进行无人驾驶汽车和照相时的人脸识别技术的研究。苹果,收购了人工智能公司Emotient,该公司重要拥有可以通过分析人的表情,读出人处于什么样的情感状态。苹果的这一举动,为其打开了线下人工智能的大门。


      Daligault还指出,名为”sillicon"的技术交流平台, 虽然已经在以中国和印度为首的以色列、欧洲等地区比较普遍,但主要还是强调“文化”的重要性。


      他还指出,失败绝对不丢人,重要的是在失败之后迅速的总结教训,找到通往成功的路。很多初创企业虽然已经破产,但是可以说经过一段时间内的努力和竞争,一定会产生”超级巨星“。


文章 高秦娥/翻译 李天宇

<silviatianyuli@asiatoday.co.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