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闻速递

首页 > 韩闻速递

oneroom出租屋成治安死角 普及监控摄像任重道远

新闻发布 [2017-08-10 13:00] 翻译: among2008@asiatoday.co.kr
放大 缩小 打印 weibo

韩国今日亚洲-孟成奎记者=


想同你认识一下,鼓起勇气写了这个。
我住在203号。如果这样做冒犯了你,可以不用回我。
只是想认识一下,纠结了很久给你写这个。

     近日,江原道原州市一名独自租住出租屋的职场女性A某,每天下班回家的时候都被不安和恐惧包围。今年6月20日,A某凌晨1点到家时发现门缝里塞了一张小纸条和一张名片,纸条主人表达了想要和A某亲近的意思。6月24日凌晨3点48分,A某正在熟睡中,突然听见门口有响动,有人三次试图通过按电子门密码进入屋内。


      无独有偶,7月17日一名独居女网友反应,在自家洗衣机上发现一张一名男性手写的纸条。纸条内容为“我和女朋友是异地,坐车要3个半小时才能见面。所以我平时很寂寞,不知我们是否可以互相排解寂寞。”这名女网友非常后怕的说,“纱窗和门都关好了,到底这张纸是怎么进入我家的呢”


     近些年来以女性为目标的犯罪案件呈增长趋势,尤其是oneroom出租屋成了治安死角。


     包括大学附近在内的oneroom村一带,监控摄像头通常只安装在大路或交叉路口,一些偏僻的小胡同成了监控盲点,这也为很多犯罪分子提供了作案条件。


     社会专家也指出,除了一般住家和胡同外,oneroom等小规模共同住宅的内部也应该安装监控摄像头。不过由于法案的不健全,这个制度一直没有被完善,设备的安装也是一拖再拖。


    根据国土交通部的说法,相关法规规定,监控摄像头的安装义务仅限于超过500住户的共同住宅区,不足500住户的共同住宅和单独住宅只是建议安装。特别是像oneroom这种住宅形态,属于单独住宅,是否安装监控摄像头,完全取决于房东。


    住在弘益大学附近的朴某(女·32岁)说,“虽说监控摄像是有点侵犯了个人隐私,但是万一如果出事了,也是抓捕罪犯最有利的武器。”


   住在新村的申某(女·26岁)说,“我找房子的时候,首先要看就是这个房子有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如果出了事故,那么这个摄像头就像黑匣子一样,可以提供最重要的证据。” 


   东国大学警察行政系郭大庆教授说,“监控录像在案件发生后,捕捉犯罪嫌疑人的容貌特征和行踪,可以提供非常重要的证据。如果是小规模oneroom地区,我个人认为哪怕是自己掏腰包,也最好安装一个摄像头保障人身安全。”



(编译:万卷)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