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热点

首页 > 国际热点

贝一明教授对话金凯博士:说朝鲜

新闻发布 [2016-04-15 17:55] 翻译: wangyang@asiatoday.co.kr
放大 缩小 打印 weibo

韩国今日亚洲=
 


贝一明教授:
今天有幸请到金凯博士,金博士既是延世大学中国学研究所研究员,又是我们亚洲研究所的同事。欢迎您金博士。首先我想先问一下,从冷战开始对朝鲜的对立为什么会一直持续到今天?


金凯:
这可以看作是双方意志的角逐。我们见证过朝鲜实质性的核威胁以及所谓的“美国和韩国的侵略”。因此,这是双方意志的较量。


贝一明教授:
那么,为解决矛盾有没有理想的长期的方案?


金凯博士:
恐怕没有能够简单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简单来讲这必须要有大国间的妥协和和解才行。这里说的和解不止是指美朝之间,还指其他的大国间的和解。


值得注意的是在所谓的6方会谈中,要避免出现其他的额外的要求。日本、俄罗斯、美国、韩国还有中国参加会谈的理由都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要求无核化。


形势已非常紧急。我们必须马上做出行动。


 


贝一明教授:
说道“紧急”,是指美国和朝鲜将有严重的冲突吗?


金凯:
是的。


贝一明教授:
我也认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现在中国国内是怎样看待朝鲜的呢?


金凯博士:
我的看法虽然不能看作是中国的主流观点,但是我想说的是未来的情况要取决于人们怎么来评价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过去中国影响力很大,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所以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中国身上。事实上这段时间在围绕核问题的讨论中,中国一直在被边缘化。想要改善现状,不该关注中国,而是与朝鲜、美国两国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贝一明教授:
美国这边怎么样?金凯博士曾分析过媒体,也曾与美国的专家有过对话。美国人是怎么样看待朝鲜问题的?


金凯博士:
有两位美国教授就朝鲜合理性问题给出了建议。基本上,美国还是在用很现实性的角度来看待朝鲜。美国当然担心核项目。不过却一直在“恶魔化”朝鲜政权。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若要改变则需要像布什执政时对朝的政策一样,要做出承诺。这和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政策是完全不同的方式。这种对朝政策可以说是没有太多建设性。不可以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对话的政策是无益的。


另一方面,朝鲜则始终认为本方有了核武器,想用激进的做法解决问题。



贝一明教授:
从长远角度来看解决方案的话,我们需要中美双方在核不扩散问题上达成更高水准的协议。我们不要受扰于其他问题,为了南北统一而进行对话才是重要的。


金凯博士:
是的。我认为造成此问题的根本点有2个。一个是非核化。另一个是和平。我认为后者更加重要。这所有的问题都是从美朝在安保问题的冲突中衍生。所以这两个问题必须要直接处理好。


贝一明教授:
如果局势是朝着和平的方向走的话,即使有核武器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因为你可以只让核武器就那么放着。不过若是不朝着和平的方向走,所有的行动都是潜在的威胁。


金凯博士:
对,是这样的。


贝一明教授:
非常感谢。金凯博士,再次感谢您今天的到来。 



翻译:王洋记者